快播影院

News Content

年度最高开低走的恐怖片,你真的看懂了吗?

时间:03-26 点击:加载中


2017年改编自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·金的《小丑回魂》,以黑马之姿称霸当年暑期票房,在全球狂揽7亿美元,超出主创预期,长达1400页的原著基本上是两本小说的份量,因此电影要分两集拍,因第一部的成功,续集《小丑回魂2》未映先火。


《小丑回魂2》发生在第一集之后27年,如今“废柴俱乐部”七人组已经长大成人,除了麦克留在家乡之外,其他人早已各自纷飞搬离德瑞镇。
长大的七人对27年前的记忆模糊,甚至不确定是否仅仅是一场恶梦。第二集众人重返德瑞镇,再一次面对各自内心最大的恶魔。


《小丑回魂2》上映后,烂番茄新鲜度68%,metacritic评分58。观众对于续集的剧情衔接、169分钟的片长、主创表演,以及部分恐怖场景的构思等,评价好坏不一,甚至有人说它高开低走。

而在这之前,时光网于美国采访了《小丑回魂2》的导演安德斯·穆斯切蒂,主演杰西卡·查斯坦、比尔·哈德尔、伊萨阿·穆斯塔法、杰·瑞恩等主创,他们还原了片场的真实情况,透露了对这个系列的感情,并对片中场景进行了解读。
相信各位已通过多种渠道观看了该片,关于影片的疑问,或许可以从接下来的访谈中,找到一丝线索。

为什么要拍续集?
“我想,喜欢第一集的观众也会喜欢第二集,”导演安德斯·穆斯什蒂说,“因为续集保留了前作的许多元素与风格,但会更加恐怖。第一集的情感、共同价值、以及幽默感有延续。”
《小丑回魂》当年就是筹划要分两部电影拍,至少在故事内容方面,是这么打算的。“可能是第一集的成功说服了电影公司继续拍,”安德斯·穆斯什蒂说,“我一直以来都想用两部电影来讲这个故事。”

“loser俱乐部”的孩子们
关于续集的事情,制作人芭芭拉·穆斯什蒂继续补充:“我们拍第二集时还讨论要不要分成三部曲,因为第二集内容太丰富。” 导演透露初剪长达四小时,“但这是预料中的事,因为我们的剧本原本就长。” 最终,《小丑回魂2》公映版片长169分钟,未来还会发布导演加长版。 续集这次邀请到好莱坞炙手可热的演员们饰演“废柴俱乐部”成人组,有机会延揽到所有角色的第一演员人选,让制作团队欢欣雀跃。

《小丑回魂2》海报

“劳模姐”杰西卡·查斯坦最先加入剧组,她之前演过安德斯·穆斯什蒂的长片处女作《妈妈》。紧接着,“一美”詹姆斯·麦卡沃伊也宣布加入,不仅因为他是导演安德斯穆斯什蒂最喜欢的演员,还因为他和比利的童星饰演者杰顿·李博赫容貌神似。
杰西卡·查斯坦形容《小丑回魂2》第一天开拍,“像第一天上学一样,到场之前还蛮紧张的,想要大家还蛮喜欢我的,所以我买了一堆80年代的上衣。我是组里努力要讨好大家的那个。”一旁的詹姆斯·麦卡沃伊不忘接梗,“你确实准备了最棒的欢迎礼,杀青礼也超棒的。我想我就送了张明信片吧?”


“演员之间的默契与化学效应对我们是最重要的,”制作人芭芭拉·穆斯什蒂说,“不过,我想他们过去培养的默契也是我们电影的优势。”
谈到成人组各个演员之间的默契,制片人芭芭拉·穆斯什蒂提到一场中国餐厅团圆饭。“这场戏是开拍第一周拍的,一场团圆饭拍了四天,主题是失联多年的大家虽然都不记得小时候的事。但透过一场晚的吃喝玩乐叙旧,大家再次找回过去的联系。晚餐期间大家不断互开玩笑,气氛之好仿佛大家从未分开过。”

“废柴联盟”集结在中餐厅
主演们透露,开拍前的周末,大伙还一起去唱卡拉ok培养感情。詹姆斯·麦卡沃伊说拍这场团圆饭就是笑了四天,导演一直在旁边下指令:“多吃点幸运饼干、丢食物、继续即兴发挥。”
发迹于美国周六夜节目SNL中的喜剧演员比尔·哈德尔,在《小丑回魂2》饰演成人版Richie,在中餐厅聚餐的这场戏中,可以说拿出压箱喜剧本领搞笑。比尔·哈德尔这两年在HBO电视剧黑色喜剧《巴里》中展露了他的演技,他形容揣摩《小丑回魂2》的演出心境和观众是一样的惊悚恐惧,明知道前方有危险所以会一直问“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往前?”

这一部有什么新意?
相对第一部来说,《小丑回魂2》时间更长、场面效果也更盛大。
影片艺术指导邀请到《水形物语》的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保罗·D·奥斯特伯里,片中搭建了大量的逼真实景,延续了第一集中我们认识的德里小镇和小镇的地下水道系统。
“我们找到保罗可以说是一份大礼,”导演安德斯·穆斯什蒂说,“我和他从未说过‘第二集要更恐怖’之类的话,焦点主要放在这个世界的延伸,在视觉上会怎么呈现。”

实景搭建,复现恐怖现场
上一集中故事带观众来到小丑的地下水道系统,《小丑回魂2》将带着观众也进入比地下水道系统再下一层。导演安德斯·穆斯什蒂说:“(最大的)挑战是怎么在打造另一个结局的场景,第一集结局的场景让人印象深刻,我们该如何至少重现同样的感官体验。”
不过安德斯·穆斯什蒂说,有些小说中生动描绘的场景不会搬上银幕,特别是有些视觉效果特好的画面,制作成本太贵又不帮助故事推进,“最好还是就留在读者想像世界中。”

《小丑回魂2》地下世界
实景的逼真度也让主演们赞不绝口,主演们表示美术设计对细节的执著,让他们身历其境。主演们都认为拍片时全身上下各种程度的湿透,是整部戏拍下来最大的肢体挑战。
詹姆斯·麦卡沃伊说拍戏时,“身上总是有血渍,有一点湿湿的。” 
片中饰演成人版苏菲亚的“劳模姐”杰西卡·查斯坦则说,虽然知道角色片中的造型,但没想过拍戏时要整部戏维持全身湿透,“所以当导演喊开拍时,其他男生都没事,就我会有三个女生朝我走来,然后朝我喷水、撒道具血等,整天都这样,而且片场还开空调…”
劳模姐在片场的“日常”
比尔·斯卡斯加德回归《小丑回魂2》饰演诡谲恐怖又嗜血的小丑,吓得新主演们非常入戏。“一美” 詹姆斯·麦卡沃伊说第一次看到小丑觉得还好,比尔·斯卡斯加德平常在片场的形象也不是小丑那样,但第一次在片场看到比尔·斯卡斯加德完全投入角色的样子,还是很震撼。

比尔·斯卡斯加德
比尔·斯卡斯加德为了演出小丑,在肢体上做出许多其他人都做不到的事。首先是小丑那独特嗓音,是比尔·斯卡斯加德撕裂自己的嗓子才能引起那样的毛股悚然。
因为太多超现实的细节,让很多人以为小丑的表演,主要依靠后期特效,但其实不然。小丑下嘴唇的形状也是比尔·斯卡斯加德从小就搞怪做的动作。小丑的眼神动作是另一个斯卡斯加德的“独创”,他天生就是能够只动左眼、右眼不动。
就问问谁看谁不怕?
我们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比尔·斯卡斯加德制造出来的恐怖视听效果,很难想像在片场和他对戏是多恐怖。
一美说,在片中做出恐怖的反应其实很轻易。因为比尔·斯卡斯加德的情绪与肢体,都彻底进入角色,看起来很恐怖诡异。他偶尔会跟比尔·斯卡斯加德说:“我不喜欢这样…你这样的时候我不要跟你独处。”

詹姆斯·麦卡沃伊

《小丑回魂》原著小说的结尾有一个颇受争议的桥段,导演安德斯·穆斯什蒂说不会放在片中,“我一直都在想,要怎么结束这部电影。不过对我来说,最大的挑战是怎么把结尾,给转换到电影中。”

“我很欣赏原著连接两个时间线的方式,所以第二集里一定要有。有闪回到1989年而且是与剧情相关的部分,而不只是角色的回忆而已,”安德斯说。


“对我们而言,很重要的是要保留结局的情绪,”制片人芭芭拉·穆斯什蒂说。“但电影最后半小时会激起观众每一种情绪。看完电影会感觉更松一口气,就像第一集一样。

时光网独家专访《小丑回魂2》主创
时光网:这部续集,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?
安德斯·穆斯切蒂(导演):首先我想忠实原作,把后半部分故事的深度展现出来,这部分更加成熟,里面涉及到成年角色的恐惧,这些主要是源自童年创伤。另一方面,我也想为观众打造更为刺激的观影体验,我很幸运有足够的资源和预算把它拍好,打造出更宏大的冒险。
时光网:比尔说拍摄最后一场戏时他都快疯了,这是否是你追求的效果?
安德斯·穆斯切蒂(导演):比尔演起戏来不会克制,在涉及到高度紧张和吓人的场景时,我都交给他自己发挥,他想怎么演都可以。他会表现的非常激烈,一点都不收,在肢体表演上也很极端。
拍摄过程中有些时候也需要他保持克制,在第三幕戏中,当他面对着losers的时候,他是在一个道具里面表演,只露出一张脸,他的身体蜷曲在里面,他的表演极其卖力,到了一个近乎尴尬的地步。但是拍出来的效果很棒,你在电影里看得出来,最后那场戏非常可怕 。

时光网:史蒂芬·金说他自己是票房毒药,为啥还要找他来客串?
安德斯·穆斯切蒂(导演):完全没有,我不迷信的,我很高兴他能参与其中。因为他很喜欢第一部《小丑回魂》,对这个改编也充满信心,所以他很高兴来客串,我们拍得很开心。

时光网:看剧本时,你们有感受到恐惧吗? 比尔·哈德尔(主演):看剧本时我们都能猜到惊吓点在哪里,但电影你永远猜不到,我昨晚第一次看成片,你永远猜不到会发生什么。
詹姆斯·兰索恩(导演):那些观众觉得害怕的地方,很多惊吓点是靠剪辑剪出来的。比尔·哈德尔(主演):拍摄的时候并不吓人,感觉不像是被困鬼屋,而像是在鬼屋里玩,拍的时候一点都不吓人,内心毫无波动。
时光网:第一次看完成片,你们最惊讶的地方是什么?
比尔·哈德尔(主演):成片和剧本差别挺大的,特别是小孩子的戏份。故事经常在两条时间线上来回切换,这就是恐怖片版的《教父2》。
时光网:有没有想过,电影会彻底改变小丑在全球观众心中的形象?
比尔·哈德尔(主演):我很少思考小丑的形象问题,像全世界的小丑,他们一直都很吓人,这不是小丑的特征吗?
安迪比恩(主演):马戏团小丑的起源其实是醉汉,他们的鼻子很红,因为他们喝的烂醉,而且他们走路摇摇摆摆。
比尔·哈德尔(主演):我一直以为小丑杀手约翰·韦恩·盖西是恐怖小丑的鼻祖。

时光网:杰西卡·查斯坦参演《小丑2》,算是大胆的选择吗?
杰西卡·查斯坦(主演):不是,这是我演的第三部恐怖片,我很喜欢这个类型。恐怖片有两种,一种是心理恐怖,一种是虐待恐怖。我喜欢心理惊悚片,我很高兴参演这部影片,也很高兴能和安迪再度合作。
时光网:史蒂芬·金说随着年纪的增长,我们的恐惧会越来越强烈,你是否认同这个观点?你们有什么特别害怕的东西吗?
伊萨阿·穆斯塔法(主演):我个人很害怕老鼠,没错,这种恐惧会不断发展,也许不会变成鬼怪或者小丑之类的,但是会变成别的什么东西,长大之后还是会害怕。
杰·瑞恩(主演):如果你无视恐惧,恐惧反而会越来越严重,时间越久,对你的影响就越大。
杰西卡·查斯坦:有些时候没必要直面恐惧。
时光网:这不仅是一部恐怖片,还是关于友情的电影,你们和儿时的玩伴还有来往吗?
杰西卡·查斯坦(主演):很可惜,我从小就比较孤僻,我没有类似losers这样一群朋友,有的话肯定能让我受益。我上了大学才找到玩得来的朋友,我和那些同学现在还是朋友。
伊萨阿·穆斯塔法(主演):我也有一些高中朋友现在还在联系,很头疼,他们从来口无遮拦,他们老是和我说,你拍的这都是什么电影?

时光网:听说你们被迫给各自的成人演员写信,这对表演是否有帮助?

杰里米·雷·泰勒(童年角色主演):是的,我一开始觉得很困难,感觉很吓人,因为他们都是大明星。但是开始下笔后还是很有意思,让我可以深入了解我的角色,虽然可能有点晚了,因为我们都演过第一部了,但这让我更了解我的角色
索菲亚·莉莉丝(童年角色主演):我必须拼尽全力,因为这些优秀的演员会看这部电影,看我们的表演,所以我确实很有压力,但与此同时也很激动。
乔森·雅各布(童年角色主演):很开心,我很期待是哪位演员饰演我们的成年版。当他们说要给他们写信时,真的很感慨,因为我们很年轻,而这占据了我们四年的人生,它对我们很重要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时光网:你从粉丝或者家人口中听到最意外的评论是什么?
杰登·马泰尔(童年角色主演):我今天刷instagram的时候,发现粉丝好像都很难过,好像本片首映之后,我们就再也见不到彼此了。粉丝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特别的关系,他们形成了自己的社群,看到我们促成了他们的友情,真的很棒。
瓦耶特·奥莱夫(童年角色主演):我们在一起留下了很多回忆,两年前第一集上映的时候,打破了票房纪录,第一次听说的时候,我欣喜若狂。我们一起拍这部影片,是因为我们喜欢讲故事,整个片场都洋溢着这种热情,能够讲述史蒂芬金的故事,给所有人带来欢乐,做我们想做的事情,感觉真的很棒。时光网:本片是否让你们对恐惧、友情、成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?乔森·雅各布(童年角色主演):我觉得在年少时就拍摄出一部成功的电影,是我的荣幸,它让我们学到了很多。我真正喜欢的,是拍摄过程中和大家结成的友谊。这让我们把名气放在一边,而把朋友放在了第一位,我期待参演续集,不是因为希望观众能看到这部影片,而是为了与朋友重聚。

快播影院提供的最新好看的电影均系收集于各大听书网站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

若快播影院收录的快播电影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
Copyright 2018 快播影院 https://www.qvodyy.com 影视大全高清版 手机在线电影